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会员登陆
已有账号?登陆账号 还未注册?注册

快捷登陆

偷情艳遇
N

互玷友母,母親曾被自己最好的兄弟壓在身下蹂躏、玷污過… [2/5]

0
回复
28
查看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378
发表于 2019-12-10 17:5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
通過陽台上的玻璃窗,裘磊清楚的看到揚名從樓道口走出去的身影。
  「呵呵,沒想到這麼快就出去了,看來今天我可以和萍姨玩得更久一些,更
徹底一些了。」
  裘磊看著揚名漸漸遠去的身影,嘴角上不自覺地流露出邪惡的笑容。
  「叮咚!」
  裘磊按下了揚名家的門鈴。
  「忘帶鑰匙了吧。
  早叫你好好保管自己的東西就是不聽,現在知道錯了吧」
  揚名媽媽張萍的聲音在門的那邊傳來。
  沒有做聲,裘磊把手按在了揚名家的門上。
  隨著大門的開啟,張萍看到了裘磊那張掛著邪邪壞笑的臉。
  沒有任何的猶豫張萍的第一反應就是使勁的想把門關上,並在心裡想著,「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剛才為什麼不先看下貓眼呢,這下壞了。」
  看到兒子忘記在桌子上的鑰匙,卻沒有提防門外的可能並不是自己的兒子。
  當然,裘磊早就按在門上的手,自然不會讓張萍再輕易把打開的門給關上。
  一個加力猛推,只感到一股抵擋不住的力量從門上傳遞而來,站立不穩的張
萍一下子跌倒在了客廳的地板上。
  而裘磊則順勢一步跨入揚名家的大門,並反手把門給鎖上了。
  張萍心中一陣驚恐,「裘磊,你要干什麼!我們家揚名馬上就要回來的,你
不要再亂來了!上次你對阿姨做的事情阿姨可以當沒發生過,但你如果再亂來的
話我一定會報警抓你的!「望著張萍色厲內荏的呵斥,裘磊不屑道:「萍姨,直
說了今天我還是衝您來的,我知道揚名去他舅舅家了,估計一時半會兒也回不來

  至於您說要報警抓我是現在就叫還是等我再嘗過一次您的味道再叫就隨便您
了。
  反正到時候我就說是您勾引我的,這一旦調查起來絕對是要牽動左領右舍,
到時候不說揚名爸爸,就是這裡的鄰居估計也會用異樣的眼光來看您了吧。
  就算最後判我有罪,反正您的滋味我也嘗過了,我認了。」
  望著裘磊一臉的無賴相,張萍心中一陣絕望,「是啊,要是真的報警後他那
麼做了,我以後還怎麼活啊。」
  其實別看裘磊現在外表笑得很邪惡,一副吃定你了的樣子,其實心裡也是一
陣發虛,他就是在賭張萍是一個傳統觀念很強的女人,不敢把事情說出來,更不
敢報警抓她。
  他知道如果這次賭贏了,萍姨以後就可以任他蹂躪了。
  望著張萍帶著盈光漸漸紅起來的眼睛和那絕望的神情,裘磊知道自己是賭贏
了。
  哈哈大笑聲中,裘磊把張萍一把抱起,飛快的衝入了臥室,接著傳來一聲重
重的臥室房門被反鎖上的聲音。
  臥室中……「萍姨!萍萍!舒服!太舒服了……」
  裘磊忘情的大聲叫喊著。
  而張萍則把臉轉向了一邊,赤身裸體的躺在床上,承受著裘磊一波又一波的
猛烈衝擊。
  此時的張萍,緊緊的咬著自己的嘴唇,雙手被裘磊按在枕頭的兩側。
  裘磊一邊大口大口的吮吸著張萍75B的兩只成熟白兔,一邊忘情的嘶吼著

  身下已經爆發的小兄弟在張萍的體內瘋狂的肆虐。
  正在這時候,張萍放在枕邊的手機響了,一瞬間,張萍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希
望,趕忙掙扎著對裘磊說:「是揚名,肯定是揚名,他鑰匙忘記拿了,就放在客
廳的桌子上,我不接他一定會懷疑的。」
  電話聲響起的一瞬間裘磊也是嚇出了一聲冷汗,一下子沒防備張萍的掙扎,
被張萍一下子給掙脫了。
  由於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看著張萍快速的拿起手機並接通了電話。
  「喂,兒子,你在門外啊,哦,我馬上來給你開門。」
  張萍的第一句話就讓裘磊瞬間楞住了。
  傻呼呼的看著張萍穿上了吊帶連體睡裙,走出臥室的門,這時才反應過來事
情的嚴重。
  望著張萍放在大門把手上的手,裘磊馬上壓低自己的聲音,惡狠狠的用只有
張萍才能聽到的聲音說到:「如果萍姨你敢亂來,那我只能做出自己不願意做的
事情了。」
  說著快步跑到客廳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並快速的躲到了陽台上。
  裘磊不敢躲進臥室,因為臥室是隔音的(上一篇中已有交代)。
  此時的裘磊心裡反而冷靜了下來,讓他殺了揚名他感情上做不出來,也不敢
這麼做,心裡想著這事被揚名知道了最多兄弟沒得做了,被他狠狠打一頓。
  報警的事情揚名估計做不出來吧。
  拿著刀不過是為了威脅下張萍。
  在心亂如麻的狀態下,張萍還是打開了門,看著兒子氣喘吁吁的面孔,想到
裘磊剛剛拿起水果刀時凶神惡煞的話語。
  張萍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媽,我鑰匙忘拿了,剛剛的士開到一半我才想起來,估計今天要很晚回來
怕吵到你,所以就回來拿了。
  ,嘿嘿。」
  怕老媽羅嗦自己忘記帶鑰匙,揚名趕緊把自己的孝順想法表達了出來。
  沒等張萍反應過來,就一步跨進家門,拿起了自己的鑰匙就往外走。
  望著自己兒子匆匆而去的背影,張萍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什麼話也沒說。
  「媽媽好像沒穿內衣啊,估計在睡覺吧,怪不得敲了半天門都沒開。」
  坐在的士車上的揚名回憶剛才母親凌亂的頭發和單薄的吊帶睡衣模樣,想當
然的這樣推論道。
  他此時更本沒有想到自己的母親已經被好兄弟裘磊給上了。
  從張萍背後關上房門,裘磊把嘴輕輕的抵在張萍的耳根上:「萍姨,剛才我
還沒有嘗夠您的味道,我們現在繼續吧……」
  抱起張萍再次走進臥室,關上門。
  裘磊突然想到了第一次對張萍的蹂躪。
  於是就把張萍壓在臥室的門上,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張萍,嘴角掛上了那特有
的邪惡笑容。
  張萍奇怪自己沒有被扔回床上去,當他看到裘磊那邪惡的面部表情時,張萍
把臉轉到了一邊。
  厭惡的說:「快一點,我想早點休息……」
  望著張萍那認命了的表情,裘磊的欲望瞬間又達到了最高點,隔著一層薄薄
的睡衣,裘磊用一只手瘋狂的揉捏著張萍的乳房,而另一只手則撩起了張萍下面
的睡裙,由於剛才張萍只來得及穿一件單薄的睡衣,現在下面依然是真空的,裘
磊順勢抬起張萍的右腿,將已經再次爆發了的兄弟刺入張萍的體內。
  「啊!……你輕……恩……恩……」
  張萍還沒說完。
  裘磊的舌頭已經順勢伸進了張萍的口中,張萍不舒服的恩恩聲使得裘磊更加
的興奮。
  裘磊把張萍重重的抵在臥室的門上,一次又一次的撞擊著張萍的身體,整個
臥室頓時響起了肉體碰撞時發出的「啪!啪!」
  聲,和張萍櫻桃小口被侵占下體被倉促插入因難受而發出的「恩!恩!」
  聲。
  終於在瘋狂的衝刺了百來下後,裘磊一聲大叫。
  張萍只感覺到自己的體內突然被射入了一股熾熱的洪流。
  裘磊畢竟是小伙子,射精的力度很強,而張萍已經很久沒有經歷過這樣熱流
的衝擊了,一瞬間的快感使張萍忍不住發出了聲呻吟。
  「啊!……」
  「呵呵,終於還是叫了……」
  裘磊壞壞的笑看著張萍。
  而剛剛自己的生理反應則使得張萍一陣的羞愧。
  一把推開裘磊,張萍走向大床,「好了吧,你可以走了……我想休息了」
  望著張萍的背影,那修長而嫵媚的長腿,窈窕的身段,雪白的侗體,裘磊畢
竟是年輕人,馬上又爆發了自己的小兄弟。
  一把將張萍從背後推倒在床上。
  「啊,你要干什麼,不要……」
  張萍被突然的襲擊嚇了一跳。
  「什麼不要,老子今天要操到你討饒。」
  裘磊把張萍的身體扳了過來,一把撕開睡衣。
  頓時,張萍圓潤的乳房毫無保留的展現在了裘磊的面前,那微微凸起的微紅
色小乳頭,把張萍此時的生理反應徹底的出賣了。
  「哈哈,萍姨,您也是需要的吧,別忍著了,多辛苦啊!就我們倆個,叫出
來吧。」
  裘磊淫笑著把張萍的一對美腿抗在自己的肩膀上,望著張萍還在往外面流淌
著自己精液的小穴,握住自己再次爆發的小兄弟,找准方位,再一次的進入了張
萍的體內。
  這次,由於體內已經有了潤滑的精液,所以在裘磊一次次的衝擊下張萍感覺
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熱,一波一波的快感仿佛要把她給融化了,女人的身體就是這
樣的奇怪,就算自己不願意,但是身體上的快感還是無法抗拒。
  「啊……」
  終於,張萍還是忍不住呻吟了出來。
  這一聲的呻吟張萍自己都楞了一下,她自己竟然在除自己丈夫以外的男人身
下發出這樣了的叫聲,但這一發卻不可收拾了。
  「啊……啊……恩……喔……」
  張萍情不自禁的不斷呻吟了起來。
  而此時的裘磊也徹底瘋狂了,女人的叫聲是男人最好的催情劑,裘磊現在就
好像是一只野獸,瘋狂的撕咬著張萍的乳房,雙手不停的狠命揉捏著張萍身體的
每一個部分,特別是一雙美腿和胸部都已經被裘磊捏出了紅紅的印記。
  不知道衝刺了多少個回合,裘磊再一次的用自己的體液把張萍的子宮添滿,
此時的倆人都軟軟的躺倒在了床上,倆人身上的汗水把床單都浸濕了,張萍已經
忘記了和自己丈夫上一次的如此激烈做愛是在什麼時候,此時的她被高潮後的舒
爽感徹底的融化了。
  「呵呵,萍姨,你再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哈哈哈!!!」
  幾分鐘後,裘磊看著身體已經軟成一團的張萍,心中興奮的想著。
  又再一次向赤裸無力的張萍撲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每日更新海量视频,您的分享与关注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Powered by 性趣视频   © 2018-2019 性趣基地